小编采访

study,王俊凯,host-高手推荐博客

李某(男)和王某(女)于2015年12月1日成婚。2017年5月5日,两边生育一女儿。婚后两边爱情不好,常常吵架。2018年4月7日,两边签定了一份离婚协议书。协议书约好两边婚后购买的房子归李某一切,李某补偿王某10万元。两边签定离婚协议书后,并未到民政部门处理离婚挂号。2018年7月11日,李某向法院申述要求与王某离婚,并要求判令婚后购买的房子归其一切。诉讼中,王某表明赞同离婚,但不赞同房子归李某一切。

离婚协议书能否作为诉讼中产业切割的根据?

第一种观念以为,离婚协议书可作为诉讼中产业切割的根据。离婚协议书是两边的实在意思表明,离婚协议一经签字即可收效,对两边均有约束力。离婚协议书中产业切割的约好也理应对两边收效,可作为诉讼中产业切割的根据。

第二种观念以为,离婚协议书不能作为诉讼中产业切割的根据。离婚协议书是附条件的法令行为,只有当两边在民政部门处理离婚挂号后,离婚协议书才具有法令效力。

笔者赞同第二种定见,理由如下:

《合同法》第2条规矩:“本法所称合同是相等主体的自然人、法人、其他安排之间建立、改变、停止民事权利义务联系的协议。婚姻、收养、监护等有关身份联系的协议,适用其他法令的规矩。”因为离婚协议是以婚姻身份联系为根底和条件的,所以离婚协议不受合同法调整,不属于《合同法》意义上的协议。因而,离婚协议书并非当然适用“一经签字即可收效”的一般合同规矩。

离婚协议书的底子意图在于免除夫妻两边的婚姻联系,一起对孩子抚育、产业切割、债权债务享有和分管等作出约好。假如离婚未成,则属协议意图没有完成,其他约好则无从谈起。从本质上来说,离婚协议书可视为一种附条件的民事法令行为,其所附条件为在法令意义上成功离婚,即在民政部门处理离婚挂号。如终究两边未能处理离婚挂号,则视为条件未成果,离婚协议书也因而未能收效,对两边均不发生法令效力。法院也不能根据离婚协议的约好,对产业进行切割,而应该根据法定的切割准则对夫妻共同产业进行切割。

综上,笔者以为,离婚协议书不能作为诉讼中产业切割的根据。

推荐新闻